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案件快报 -> 执行动态

被执行人失联 遗憾 好女儿替父还债 可赞

  发布时间:2018-09-29 16:48:39


    “您好,您是朱法官吧?我是何某的女儿,我就是来替父亲还债务的那个电话中的小何。”9月28日下午,在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法院执行指挥中心,被执行人何某的女儿小何快言快语地对执行法官朱家友说。

“你就是何某的女儿?我们可是老熟人了。”朱家友边说边示意小何坐下来。这是咋回事呢?经小何慢慢述说,事情的缘由原来是这样的:

    何某是白云寺镇农民,1967年3月生人。早些年因嫌弃在农村老家挣钱少、致富慢,便和乡里的几个同龄人远赴省会郊区从事房地产开发生意。几年间,因为盲目投资,不仅掏空了家里的积蓄,而且债台高筑,甚至连工地上民工的工资都难以发放。为了躲避债务,整天东躲西藏,不堪重负,原本自信、坚强、衣着光鲜的何某,仿佛一夜间苍老起来、猥琐起来,满头的乌发,渐渐地被银发覆盖。一向开朗、大方的何某,变得沉默不语,患上了严重的心脏病。尤其是民权县法院自从8月19日就申请人许某申请强制执行何某劳动报酬、并向社会发出悬赏公告以来,慑于巨大的思想压力和法威的震慑,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一下子牵动了全家人的神经。

   作为女儿的小何,听闻父亲离家出走的消息后,火急火燎地从打工的城市,回到了父母居住的地方,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根据母亲的描述及亲戚、邻居提供的线索,踏上了寻找父亲的征途。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打听到父亲的半点踪迹。父亲人在哪里?成为小何的一块心病。

   “解铃还须系铃人”。在走投无路之时,经人提醒,小何想起了这句老话。于是,在亲戚的帮助下,在人生地不熟的他乡她咨询了律师,弄清了道理,决定从源头上做起,先把父亲欠下许某的劳动报酬还清,等法院撤销了悬赏公告和强制惩戒措施,想必父亲肯定能主动与家里联系。

    通过悬赏公告上显示的法官的电话,小何联系上了进入执行程序后承办许某与父亲追索劳动报酬一案的执行法官朱家友。朱家友在电话中,明确告诉小何,只有履行法定义务,才是唯一的正确出路,才能彻底打消何某的顾虑,让何某从阴影中走出来,重振旗鼓,重获新生。通过几次交谈,朱家友法官的话语,句句在理,句句触动小何的心灵。在进一步深入交流后,经过法官朱家友循循善诱、耐心细致的普法教育思想工作,小何决定先替父亲把这笔债务清偿了再说。

    于是,小何和朱家友法官约定了日期,并请朱家友通知申请人许某一同到法院了结此案。

    9月28日,秋高气爽,暖阳西斜。田野里,到处都呈现着喜人的收获场面。而在民权县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也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有的在装订卷宗,有的在与申请人沟通,有的在准备单警装备等待出发的命令。而小何、许某哪里顾得上欣赏这难得一见的场景,按照约定,一前一后相继来到了民权县法院执行指挥中心。

    在指挥中心,小何边哭诉便述说,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让申请人许某自觉不自觉地同情怜悯起来,原本追索2.7万元的劳动报酬,只要了2.3万元,也放弃了其它诉讼请求,案结事了。与此同时,积极要求撤销强制执行申请,并对小何进行了安慰鼓励,衷心希望她的父亲何某早日现身,走出阴影,回归家庭,回归社会,为有懂事达理的女儿骄傲。

    送走了许某,送走了小何,掩卷抚思,朱家友,这位年近60岁的老法官,不觉两眼发涩,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责任编辑:刘雪豪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2